加子与减子

天气真好,一起吹风。
wb:@时示加止

啧,wb boom了

阅读理解是没有标准答案的。

自恋发言

被人翻出来后我自己又看了一遍,永遇乐写的真他妈好,我当时怎么写出来的,鬼上身了吗?

【忘羡】放学之后

*巨型ooc忘羡同人
*当🅰🅱🅾世界开始计划生育
*我也不知道我在写什么玩意

❗❗❗❗❗❗❗❗
慎入

【炕某的诡异脑洞,我他妈编不下去了】

我怀疑我的邻居被变态盯上了?我要不要报警?

RT:我是上个月刚刚搬来这片老城区的,房子虽然旧了点,但是自带一个小院子,和一间有玻璃门的小房间。小房间面朝路口,我们把这里改造成花艺工作室,平日里养养花养养草,也很悠闲。
邻居有的脾气古怪,有的很慈祥和蔼,经常散步路过的时候聊两句花草。其中有一个邻居我十分印象深刻。
他大一,长得很帅气,看见谁都笑眯眯,笑得时候仿佛有一个酒窝。不敢说假话,他朝我笑得时候我仿佛能看见光,一腔慈母心怦怦跳。
第一回见他的时候是在中午,刚刚下过暴雨,我把花重新搬到店门口去。帅气小邻居就打着呵欠跑步路过。
“早啊,这花真好看。”
“早啊。”我说,“吃过饭了吗?”
他说:“没有呢,我一会去买早饭。”
我惊讶:“那你现在是?”
他说:“...

【忘羡】下楼(上)

皇子叽x暗卫羡

双向暗恋

1-10

ooc
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一、

小暗卫被二皇子捡回家养大,从小可爱长成大可爱,越长越俊俏,成天开屏招猫逗狗调戏小宫女。

二皇子一个不留神,小暗卫又混进宫女堆里聊凤仙花染指甲,聊着聊着,手都摸上了!

小暗卫笑嘻嘻地说:“姐姐这指甲可真好看。”

二皇子默默碾碎脚底下的小石子。

小暗卫又软软道:“姐姐你都染完指甲了,上回我说的事情可应了我吧?”

二皇子捏碎了手里的杯子。

宫女被缠地没有半分,笑眯眯点头同意了,小暗卫又从怀里掏出胭脂送人家:“姐姐人美心善,这胭脂是我特意为你挑的!”

二皇子冷着脸站起身往外走了。

小暗卫屁颠颠...

【忘羡】百尺楼台(25)

*巨型ooc,希望诸位宽容对待感情戏苦手。

他一脚踩在门槛边上滑了出去,踉跄着站稳,同草丛中蹦跶出来的白兔子大眼对小眼。

兔子三瓣嘴怂了怂,从魏无羡面前又蹦跶走了。

近旁宫人都是成了精的,闻弦知意。下一回魏无羡配着刀来见蓝忘机时,就没再把人拦着,任由他如先前当二皇子贴身暗卫那般自由出入。

这事不大不小,但放在素来行事果决的蓝忘机身上,却足以令人惊异的,他从未有如此反复过。

皇城里的消息插上翅膀一样飞遍京都,冷眼旁观的诸位大小官员第二天就知道魏无羡又得宠。许多人私底下叹息,怎么二皇子这样冷淡的人,能够反复忍得下魏无羡这般祸害?

此人平日里行事不忌,得罪了不少人,也惹得许多人眼红,算得...

【忘羡】百尺楼台(24)

ooc

温家传承百代,名门望族根基深厚。卫国公温若寒亦是两朝元老,曾护卫边疆立下不世功勋,民间威望甚至不亚于皇帝乃至两位皇子。
随声名水涨船高的,还有野心。然而这野心被他藏得很好,幸而蓝曦臣与蓝忘机对他早有防备,才可在最后将他一军。
纵然如此,没有足够确切的证据,与恰当好的时机,暂且无法给他定罪。温若寒在军中朝堂的势力,非是一纸诏书可以轻易瓦解,朝廷顾惜名声,断不能“残害忠良”。如今外患未平,内乱不解,温家暂且还不能倒台。
蓝忘机深觉这步棋下得举步维艰。
“卫国公二子温晁,殿下可还记得?”魏无羡问。
蓝忘机抬眼看他。
二殿下的瞳色稍浅,像贵重的琉璃玛瑙,天光云影尽敛眸中,一幕长而纤软的睫毛温柔垂下。
魏无...

【忘羡】永遇乐(蓝忘机的场合)

魏无羡刚回来那几月,蓝忘机不敢深睡。半夜无端惊醒,另一人的呼吸声近在耳畔,睡得毫无防备。他还要怔楞一会,方从这陌生皮相下,窥见一二分熟悉模样。

长得不一样了。也幸亏长得不一样,否则蓝忘机会将这当成一场难得的绮梦。十三年漫长的追忆,将他身上属于魏无羡的那块地方幽囚在少年时的海市蜃楼中。后来坐在藏书阁中,每每风拂窗棱,错觉会有一个少年爬上玉兰花树,赠他一支春色。又或者是佩着黑色长笛的青年坐在窗口,双眼蒙上黑纱,嘲弄般笑他:“怎么敢亲不敢认呀?”

他定会接下他递来的花枝,递去一坛藏了许久的天子笑,说:“我认的。”

可从不曾有这个机会,梦里也无。

蓝忘机疑心是因自己在藏书阁脱口而出那句“滚”,...

1 / 40

© 加子与减子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