什么加?

加班的加
wb:@时示加止

【忘羡】蓝忘机真的太可怕了(12.13)

12

魏无羡想,什么瑕疵,什么墨迹,什么黑点。

他分明是和蓝忘机有仇吧?

魏无羡打了个呵欠,前有蓝启仁,旁有蓝忘机,此等威胁力度不亚于群犬环伺。更兼有蓝启仁毫无平仄韵律的声音,几千条家规自他口中读出,竟比刻在石头上还要坚硬无趣几分,堪比寒冬腊月雪地里半只白馒头,食之无味,弃之不能。

蓝忘机问:“为何是半只?”

课后,两人朝来处并肩回去,魏无羡将手交叉枕在脑口,闻言一顿,撇嘴道:“我的含光君哎,这是重点吗?”

蓝忘机先是耳根一红,又察觉出魏无羡话中含义,脸色复又难看起来。

魏无羡全然没看出那张玉雕的脸上有过什么表情,只问道:“为什么只有我和你上课,其他人呢?难不成你叔父发现我天资聪颖遗世独立,要给我和你一起开...

【忘羡】2017年江苏高考作文负分选




昭析:

啊垃垃圾加:



有人说一起放lof的板车炸了,懒得一个个补,都放云盘里了,可能还有一些板车零件,不要在意。
飞机票点这里



密码: yfb1


【忘羡】蓝忘机真的太可怕了(10.11)

10

蓝忘机问:“怎么?”

“没怎么。清醒过来,有点饿。”魏无羡不动神色收回惊诧表情,但到底少年心思,让蓝忘机看出些许端倪。

或是因修习鬼道影响过重,自穷奇道后一发不可收拾,这些时日魏无羡越发喜怒无常。蓝忘机大半心神牵挂在他身上,轻易察觉出魏无羡的不对劲。

此时的魏无羡,记忆仿佛仍旧停留在多年前云深求学的时日,目光清澈狡黠。蓝忘机被他瞧着一阵心动,抿嘴道:“想吃什么?”

魏无羡迟疑了一下:“呃……麻辣鸡丝面?”

蓝忘机叹息:“走吧。”

魏无羡原以为这个大号蓝忘机要带他去彩衣镇下馆子,心里头还在划算不知道现在还有没有枇杷,有的话买一筐。

谁知两人弯弯绕绕,顺着云深的蜿蜒曲折的抄手长廊,去了后头的大厨房。午饭时间...

【忘羡】蓝忘机真的太可怕啦!(7.8.9)

7

魏无羡一觉冻醒了。昨晚睡下好像没盖被子,发着抖缩成一团,起来时还打了个喷嚏。

挠了挠乱糟糟的头发,趿着拖鞋,半梦半醒间怒道:“江澄你小子又抢我被子!”

半晌没人应,发现整个屋子就他一个人。

“怎么回事?”魏无羡挠挠头,想起来自己睡觉前还在和蓝忘机讨价还价,想把酒带回云深不知处慢慢喝。

想也知道,这小古板必然不会同意。

云深课业繁重,也不知哪一日才能再逃出来喝酒。魏无羡一心想要喝个够本,仗着酒量好,八坛子下去,居然醉倒了。

想必是蓝忘机送他回来的。

他看了看身上的衣服,皱巴巴的,还一股酒臭。边换衣服边嘟囔:“送都送回来了,怎么不给我换身衣服盖床被子啊。”

说着打了个喷嚏。

说着门外也有人打了个喷嚏。

魏无羡警觉地...

【忘羡】蓝忘机真的太可怕啦!(4.5.6)

4

魏无羡睁开眼,发现自己趴在桌子上,一只手正和蓝忘机绑在一起,蓝忘机在喊他名字。

看上去还像是有几分紧张。

他抬起手晃了晃,嗤笑:“怎么?含光君就这么担心我跑了?”连十几岁的他都不放心,果然是行事端方心思缜密。

蓝忘机又见他一副疏离嘲讽的模样,沉默地坐回去:“你方才……”

“方才?”魏无羡并不太想让他知道自己方才发生了什么:“方才不过逗你玩罢了。怀念吗?当年我可是真心想要你当我朋友呢。”

蓝忘机静静坐着,面无波澜。

魏无羡继续拿话刺他:“谁晓得君子一般的含光君,竟是要拿我当囚犯呢?”

这话颇有些重了,不像平日的魏无羡。

蓝忘机呼吸重了一瞬,哑声道:“我们回去。”

魏无羡不置可否,左右他如今是个被蓝忘机禁锢在云深...

【忘羡】蓝忘机真的太可怕啦!(1.2.3)

1

魏无羡是在一个早晨的时候,发现情况不太对劲的。

那天他醉得不轻,起来头一件事情,就是找师姐要醒酒汤喝。

没找到师姐,被蓝忘机怼了一脸苦不拉几的汤药。在小古板的死亡凝视下,魏无羡皱着眉头喝完,思考一会和江澄私底下逼逼这个小正经——他终于被自己闹疯打算用黑暗料理杀人啦!

蓝忘机十分自然接过空碗,往他嘴里塞了一颗蜜饯。

甜甜的,还带点辛辣。

魏无羡含着糖整个人都没清醒,直愣愣往外走。

蓝忘机问:“去哪?”

魏无羡心道:“小正经今天吃错什么药了?这么主动?”

于是逗他:“我打山鸡,你去不去?”

按照往日正常画风,蓝忘机此时此刻应该抱着一本书,冷漠脸看他,抿嘴说:“云深不知处禁止杀生。”

但是蓝忘机说:“嗯。”

魏无羡觉得...

评论都在想什么!要啥自行车!

求求爸爸们,非常时期,就不要转载xxx了

xx的推荐也别了,来不及删(:ᘌꇤ⁐ꃳ 三

阅读理解是没有标准答案的。

自恋发言

被人翻出来后我自己又看了一遍,永遇乐写的真他妈好,我当时怎么写出来的,鬼上身了吗?

1 / 40

© 什么加?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