什么加?

加班的加
wb:@时示加止

【忘羡】端午H

*ooc

*私射有

*串珠play

端午佳节又至,魏无羡拉着蓝忘机跑下山,去姑苏城里逛了一大圈。街头肩摩袂接,牵裙连袖,一眼望去都是人,粽子的清香飘散十里不绝。

魏无羡闻着有些嘴馋,蓝忘机买了一个剥开,送到魏无羡嘴边。魏无羡还从未吃过姑苏这边的甜粽子,闻了闻味道,咬了一口,皱起眉头:“呀,这粽子是甜的,一股子豆沙味。”

蓝忘机道:“嗯,喜欢?”

魏无羡连连摇头,蓝忘机就将剩下的粽子送到自己嘴边吃了干净,动作潇洒利落,赏心悦目,吃完之后指尖都是干干净净的。魏无羡看得连连咋舌:“不愧是含光君,吃粽子也同旁人不同,优雅地我都想……”

蓝忘机:“??”

魏无羡趴他耳边轻声道:“想亲你。”

蓝忘机:“……”

魏无羡:“恩?”

蓝忘机一把拉住魏无羡,走到巷子深处,将他压在墙上。手臂撑在魏无羡的脸庞,长长的袖子垂下,遮住了一方风景。

巷子外是人来人往,巷子中的俩个人紧紧相拥,唇舌被对方含住吮弄,贴合纠缠,片刻也不分离。魏无羡等了许久也没等到侵入自己唇内的舌尖,有些不满足地探出舌尖,舔过蓝忘机的薄唇,意图往里探去。

蓝忘机猛地推开,平复喘息,艰难拒绝:“此处不妥。”

魏无羡张着嘴伸着舌头愣了,半晌埋首闷笑:“含光君可真是,一个吻就石更了?”

方才耳鬓厮磨之间,xia体碰触摩擦,蓝忘机已经微微起了反应。那硕大的物什只是稍稍抬头,便已经极为可观,隔着衣服撑起一个小包。蓝忘机不语,有些窘迫。

魏无羡看得喜欢地紧,抓过人来,在脸上一边亲了一口,拉着蓝忘机往巷子深处走去。

倒不是他想要同蓝忘机在巷子做些什么,巷子虽安静,可也有人经过。光风霁月的含光君总不能顶着胀起的xia体,在拥挤人潮中行进吧。

蓝忘机同魏无羡在巷子中七拐八拐,终于将自己的yu望压下来,才重新拐回了街上。

刚一出巷子口,魏无羡便看见斜对面的街边有一处买瓷器的摊子,摊上摆了一堆精致可爱的瓷器。其中最为新奇的是一串子大小不一的陶瓷粽子,最小的不过指甲盖大小,最大的却有婴儿拳头一般。从小到大依次被一根墨绿色的线串在了一起,在最大的陶瓷粽子下面,打了个巧致的结。

魏无羡看的新奇,转头想让蓝忘机看看,却见蓝忘机不知被人潮冲向了何处,于是兴致勃勃地买了一串放入怀中去找蓝忘机了。

他走了几步,就在方才出来的巷子口,看到了举着粽子冷着脸环顾四方的蓝忘机,他的衣衫微乱,一尘不染的外衣皱起,抹额也有些斜了。同魏无羡对上了目光,边快步穿过人群,被拥挤的人潮踩了一脚也未在意,径直走到魏无羡面前,带着一身狼狈,道:“刚刚看到的肉粽,最后一个了,尝尝?”

边说,边将肉粽剥开递到魏无羡嘴边。

魏无羡眼睛看着蓝忘机,咬下一大口,嚼了嚼咽下去,用油乎乎的嘴亲上了含光君的唇,声音微哑:“果然好吃。”

两人一直逛到酉时,才有蓝家小辈找到了他们说泽芜君找含光君有要事。

无奈,两人携手回了云深不知处。

蓝忘机去找蓝曦臣,魏无羡四处乱窜,倒是不知从何处扯来一块长长的绿色绸带,料子光滑隐约水纹。他揉着缎子,忽然想到了什么。问知这缎子可以带走,就抱着缎子回到了静室。

蓝忘机回来之时,推开门只看到魏无羡躺在床上,裹着被子,嘴边带着坏笑。

魏无羡从被子中伸出一根手指,手指头勾了勾,蓝忘机乖乖地被勾了过去,坐在床边,附身摸上魏无羡的脸,皱眉道:“怎么出了一身汗?”

说罢要扯开魏无羡的被子,却被魏无羡挡住了。

魏无羡抓着蓝忘机的手亲了亲,问道:“含光君是不是喜欢吃甜粽子?”

蓝忘机点点头。

魏无羡将他指尖含入嘴中轻轻咬了一口,湿热的唇同冰冷的指尖一触即分,魏无羡又道:“含光君要认真选啊,你是喜欢吃甜粽子呢?还是喜欢吃……羡粽子?”

迟来的端午贺礼。

这是一辆大卡车。

因为我卡了两天才写好的。

且看且珍惜,一个字一滴血。

为什么这两天发车?

除了端午节还有一个原因。

爸爸没去cp,没有去cp,去不了cp,呵。

不如发车,去cp不如发车。

评论(24)
热度(1459)
  1. 璇玑什么加? 转载了此文字

© 什么加?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