什么加?

加班的加
wb:@时示加止

【忘羡】笛(4)

*ooc

*民国背景

*少爷汪叽和戏子羡羡

*微曦瑶曦,微轩离

===================

【忘羡】笛(1)

【忘羡】笛(2)

【忘羡】笛(3)

===================


坊间常传言说,有这么一种精怪,总在寂静无人的夜间出没,勾引过往行人吸食精气。他们大多容貌妍丽,雌雄莫辩,言行举止惑人心神。

此时趴在船上,歪着头看他的这人,竟然让蓝湛莫名想起这个传说。

风移影动,树叶飒飒作响,月色破开缠绵缱绻的云雾,天地瞬时间变得明亮起来。他的双眸明澈如镜,蓝湛对上他的眼睛,看到了今夜格外失态的自己,像入了魔障,抬头一望去就挪不开眼。

想起方才自己竟将男儿郎,当做了女娇娥。

着实尴尬。

但是也不知道在着恼些什么,那声“抱歉”卡在喉咙里就是说不出口来。


蓝湛站在池水中,脚下是厚厚的淤泥,池水浸透了夏日薄衫。冷意从脚下一点点蔓延全身,被夜晚微凉的夜风一吹,先前的几分酒意褪了个一干二净。

“你是谁。”蓝湛问。

那人笑了:“你闯入我家的荷花池,坏了我游湖赏月的兴致,却还问我是谁?好不讲道理!”

蓝湛解释:“我来找东西,并非故意闯入,是管事带我进来的。”

那人凑过来看了一眼,而后挑起嘴角,眉眼飞扬:“哦,我想起你来了,你先前还往水里丢东西!”

蓝湛张口,无法辩驳,略有些窘迫。

“少爷这么喜欢在水里站着?明日可是会着凉的。”他扶着船舷起身,让了些地方,并朝蓝湛伸去一只手,轻笑道:“上来么?”

那双手也是极美的。

修长干净,指甲圆润饱满,朦胧月色下依稀可见的白嫩。

鬼使神差地,蓝湛将手放了上去,情不自禁地捏住握紧。果真是如想象中一般,肌肤柔嫩细滑,仿若上好的丝绸。肌肤相触的瞬间仿佛有细小的电流从毛孔中钻了进去,然后在四肢百骸肆意狂奔,他的手心是温热的,蓝湛被冷水凉风寒透的身体因着那一点温度,又再次暖和起来。

蓝湛想起这双手先前在台上捏的兰花指,好看地像新绽的深谷幽兰。现在这双手朝他伸来,将他扶起,十指有力如坚韧山竹。

上船的动作大了些,小小的乌篷船经不起两个男子的重量,抗议似的摇晃了两下。蓝湛没有来得及站稳,身子一歪扑到了那人身上,两个人双双倒了下去,扬起的水花劈头盖脸地溅起了他们一身。

“……”

“……”

两个人都愣了半晌。

靠的这么近,目之所及是那人的领口,因为剧烈的动作敞开了一大片,莹白的肌肤泛着光泽如同玉雕。蓝湛似乎闻到了一股若有似无的荷香,不知是两边荷花被夜风送来的香味,还是那人身上散出的香味。

格外好闻。

“咳咳!快!快起来!压死我了!”

蓝湛一惊,撑起了身体坐到一边,就听见身边一阵惊天动地的咳嗽声。

“你……还好么?”蓝湛不知如何安慰人,憋了许久憋出四个字来。

那边终于停了咳嗽,喘出一口气,说话时候声音都有些沙哑了,他感慨道:“我魏无羡就是靠着这一副嗓子吃饭的,险些把我嗓子都咳坏了,咳,可算是活过来了。”

蓝湛有点内疚,害他这样咳嗽的人似乎正是自己,于是他坐正身体,很是严肃地看着魏无羡道:“我会负责的。”

“哈?”魏无羡没听懂。

“若是你咳坏了嗓子,我会负责的。”蓝湛认真道。

魏无羡脸上的表情变幻莫测,似笑非笑,最终用一言难尽的眼神上下打量了一下蓝湛,而后道:“你身上衣物都湿透了,若就这样吹着冷风回去明日定然要着凉,我带你去换身衣服吧。”

说完,也不等蓝湛点头,就站起来一撑船篙,将船划出去好长一段距离。

“多谢。”蓝湛也确实不想这样衣衫狼狈地走出去。

“谢字倒是不必了,若是真想报答我,不如请我喝酒啊。”魏无羡清朗的笑声随着水波散开,悠悠扬扬。

一路上听魏无羡闲不住地同他说他那个名角儿师姐有一手好厨艺,又说到了排骨汤的一百种做法,天南海北地扯。许是因为戏唱多了,练得多了,他说话时候的声调也带着某种迷人的韵律,还带着上扬的尾音,和一个小勾子一般,勾人心神。蓝湛喜静,可今晚却没有开口打断,也没有觉得厌烦,似乎听他喋喋不休地说上好久,都不会厌倦。

奇哉怪哉,奇哉怪哉。


乌篷船靠了岸,正在戏台之下。两人上了摇摇晃晃的木楼梯,一脚踩下去吱呀吱呀作响。蓝湛跟在魏无羡后面,被他带着七拐八拐,上了戏台后的小楼。

里面大约是更衣化妆的地方,摆了一排的梳妆镜子,还有半屋子的戏服,挤地几乎无处落脚。

魏无羡将手中提着的煤油灯放到桌子上,转身打开角落的一口大箱子,边翻找边道:“我先给你找套我的衣服,虽然穿过几次,可都是洗干净了的,少爷可别嫌弃。”

蓝湛矜持地站在原地,小幅度地转头左右看看,微有些好奇地看着桌上放地满满的胭脂水粉颜料,就听到魏无羡说话,宛如做贼被抓包一般,立即转头站定身体将手背到身后,道:“不会。”

分明没做什么亏心事,却紧张地手指有些颤抖。

“会也没办法了,就这么些衣服。”魏无羡扯出两件素色的长衫,笑地狡黠,“也不知你这个洋少爷穿不穿的惯长衫?”

蓝湛有些犹豫。

“怎么?不愿意?”魏无羡扬了扬手中的衣服问道。

“愿意。”蓝湛蹙眉:“可两件,怕是会热。”

虽然夜风凉爽,可此时毕竟是六月,这样穿着可是要捂出一身汗。

魏无羡将其中一件衣服丢给蓝湛,摇头道:“你可真是喝醉了,方才自己做过什么好事都忘记了。”

说着,魏无羡抖了抖身上的戏服,接着灯光,蓝湛才看见他身上的戏服已然湿了大半,尤其是下摆,一大片深色的水渍,想来是刚刚浑身湿透的自己扑在他身上时,将他衣服弄脏的。

蓝湛抿唇不说话了。

魏无羡也没有想等他说什么,随手将干净衣服搭在身边的椅背上,脱下了身上半湿半干的戏服。

蓝湛一抬眼,看到他光裸白净,弧度优美的后背。在昏黄灯光下,魏无羡的睫毛显得格外修长,侧脸完美精致,而后背,那对蝴蝶骨仿佛一只展翅欲飞的蝴蝶,迷了眼。

大约酒还是没醒,蓝湛忍不住脱口道:“你很好看。”


评论(23)
热度(357)

© 什么加? | Powered by LOFTER